转载请要授权谢谢?
这羽州/临路,王者荣耀主扁鹊求带。

© 临路
Powered by LOFTER

【天刀】天涯明月(四)

阅读须知:太白耍帅章。
不知道有喜欢五毒的吗?想给这个可爱的龙套五毒小哥找个伴。
准备迅速过杭州剧情。对,下一章就动画。
下一章叶开一定要出场!!!

章四 总为浮云能蔽日

孔雀先生是谁?

你若拿这个问题去问李惊蛰,他是断然说不出一个字的。

不仅仅是李惊蛰,就算是换了其他的绿林客,也未必能说的出几句来。

如此看来,孔雀先生实在是算不得一个很有名的人。

但对别人来说,孔雀先生却比其他大侠要有用的多。

哪怕是叶开、傅红雪、燕南飞,在损毁的坤宫反吟结前也绝对束手无策,至多亡羊补牢找出真凶。

孔雀先生却不然。他能够把这东西修好。

不过唯一不怎么好的地方,是孔雀先生有点怪脾气。

这样的人是最难求的。

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大地。

太阳仿佛一张金色的鸡蛋饼。

地上翠绿的草叶耷拉着,大地仿佛一张满是香葱的烙饼。

孔雀先生所在的淬剑谷并没有多少树,因而也没有树荫,放眼望去一览无余。

在这样大的太阳下,眼睛是很难睁开的。

这着实不是什么好天气,更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只怕仅是在这里待上一分一秒,都会让人受不了。

两个少年站在这里。

左边那位看上去年纪轻轻,尚未戴冠,鸦羽似的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。

他生了一双凌厉的剑眉,以及一对星星一样的乌黑眼睛。

一旁的男子稍大一些,身量也偏高一些,一身玄虚清镜素色道袍,说不出的道骨仙风。

他一直在微笑。他笑起来的时候,有一种独特的气质。
这自然就是李惊蛰和沈榭了。

天气很热,可他们两个却视周身的燥热于无物。直让人觉得李惊蛰还在秦川的霜雪里,沈榭还在襄州的云端上。

难以想象,他们已经再这里等了一个时辰了。

万幸的是,他们也只站了一个时辰,淬剑谷的冶儿姑娘便跑了出来。

这冶儿姑娘约莫不过豆蔻年华,身着一件青黑无袖长裙,足蹬一双玄色皮靴,眉如柳目如星,竟比李惊蛰看上去还要年轻几分。

这个小小的女孩,便是孔雀先生的随从。

她朗声道:“主人近日一心冶炼,概不见客!”

沈榭双手合握举过头顶,恭恭敬敬作了个揖,笑道:“贫道有要事求见孔雀先生,还望姑娘通传,只说是真武沈榭拜山,为坤宫反吟结而来。”

冶儿道:“若不是看你们在日头下站了这么久,我绝不会出来。就算是我现在出来了,也只是为了知会你们一声。二位,别等了!我家主人绝不会有空!”

沈榭回道:“时间总是挤出来的,小友不去问一问,又怎生会知道孔雀先生有无空闲?”

冶儿凌眉竖目道:“我便是一字不问,也晓得我家主人究竟在想什么!”

听得她这般同沈榭说话,李惊蛰不禁挑起眉,戏谑笑道:“你又不是真武会算卦的道士,怎可能事事都知晓?”

他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,放慢了语速:“我本来是不想为难你的,再怎么说我也等了一个时辰,是不是很有诚意?”

“你晓得我是个没什么耐性的人,对吧,沈榭?”

语毕他便是一式苍龙出水,再接上一招飘雪穿云。不过几息之间,他已飞身至十丈开外。就算是他身旁的沈榭,也一时间没来得及拦他。

太白的轻功,自然是顶尖的!

李惊蛰虽然比不得叶开、追命之类江湖传说中的轻功高手,但对上其他侠士,身法绝对是一等一的快。

此刻他距那淬剑谷的大门,不过只有几尺远。

莫非他是早就算好了这一步?

不然的话,怎么会如此碰巧,他之前刚好就站在这个离大门不近不远,刚好几招太白轻功的位置?

冶儿冷笑道:“你想做什么!”

李惊蛰却不理他,自顾自地大喊道:“孔雀先生——坤宫反吟结——”

他这一声用了内力,只怕方圆几里都听得见。

沈榭略显无奈地看向他,李惊蛰则笑出了声。

他笑起来声如银铃,实在是好听的紧。

还没等他笑完,孔雀先生就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。

李惊蛰轻声道:“沈榭,我且教你一个道理,有时候循规蹈矩,反倒不如别出心裁的好。做事如此,游历亦然。”

“你瞧,那孔雀先生不是出来了吗?”

李惊蛰并没有见过孔雀先生,但他见到这青年的第一眼,便知道这一定是孔雀先生了。

他着实想象不出,会有一个男子穿这样大绿大紫的服饰,肩头插着这样一把羽扇似的奇异饰物,有这样倨傲的神情,以及这样一双骨节分明、白净修长的手。

如果他不是孔雀先生,还有谁会是孔雀先生?

孔雀先生率先开口道:“谁说的坤宫反吟结?你们可是有坤宫反吟结?快拿予我看看!”

李惊蛰见状便把这东西递了过去,孔雀先生小心翼翼接过,翻来覆去地把玩。

他全身心都投入在这小小的机巧器物上。

他甚至都没有看李惊蛰和沈榭一眼。

李惊蛰和沈榭自然也不会去打扰他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孔雀先生才抬起头,道:“这东西只有我能修。你们两个真武太白先等一等,花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这一等,便等了足有三个时辰。

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。天幕被霞光染成一片殷红。

沈榭掐了个决正闭目打坐,衣袂无风而自动,仿佛下一刻就要平地飞升。

真武的道士,自然没有一个不道骨仙风的。

李惊蛰却没有抓住这时间打坐运功。

他大大咧咧地躺在地上,叼了一根草,架着腿,望天上的云彩。

天气是很热的,他却没有流一滴汗。

开初他们在论剑。太白的剑轻盈灵动,疾如风动如雷;真武的剑则暗里藏锋,一招一式间皆有阴阳相生。

若论功力,沈榭无疑要比李惊蛰更高一筹。但真正动起手来,谁胜谁负还未可料。

李惊蛰根骨极佳,更有一颗空明剑心,正是天生的剑客。

就算输上再多次,他也绝不收剑回鞘。

直到李惊蛰打到又累又饿,这才罢了手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。

他已经累到一句话都不想说了。

所以待到孔雀先生从冶炼房中出来,说他已经修好了坤宫反吟结,李惊蛰着实是很开心的。

他悠悠闲闲站起身,拍掉衣服上的草叶,笑道:“多谢先生!”

孔雀先生道:“修复这坤宫反吟结还不是——”

话音未落,他忽的脸色一变,竟缓缓地倒了下去。

一柄飞刀从他的掌间划过,那坤宫反吟结也随之被打落。

那是一柄三寸七分长的、极锋利的、闪着寒光的小刀。

一个黑衣男子显出身形。他飞速跑了起来。

那坤宫反吟结便被握在他手里。

通晓这等潜行之术,多半是位五毒弟子。

也只有五毒弟子,才会这种用于暗杀的秘术百鬼夜行。

这五毒逃得很快。

但即使他再快,又怎么可能快到出身太白的李惊蛰呢?

李惊蛰一招苍龙出水,便已经出现在了五毒的身前。

他的剑着实是太快了。

五毒沉声道:“我讨厌跑得快的太白小鬼了,尤其讨厌和真武那群牛鼻子道士沆瀣一气的太白小鬼。”

“我是流沙门的人,被派来抢财神阁钥匙的,记住了啊!”

他把那坤宫反吟结放到李惊蛰掌心,瞬间又消失了。

李惊蛰再不做停留,急忙赶了回去。

可惜孔雀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他面如金纸,双眼大睁,倒在冶儿怀里,正是死不瞑目之态。

冶儿的表情很是僵硬,她的双手止不住地发抖。

一个工匠,一个心灵手巧的工匠,手怎么会发抖呢?

冶儿道:“这五毒杀手想必是流杀门的人了,至于他的另一位帮凶——一定是小李飞刀叶开!”

李惊蛰道:“为何?”

冶儿道:“这伤主人的飞刀三寸七分,精铁打造,必是冠绝天下的小李飞刀!”

李惊蛰冷笑道:“哪有人会用自己独门武器杀人的?他脑子坏了还是你脑子坏了?”

忽而一人踏空而来,此人白面紫袍,眉目疏朗,正是江湖上与傅红雪齐名的蔷薇剑燕南飞。

李惊蛰不认得多少大侠,满打满算也就叶开和燕南飞两位。

又会有谁不认得名满江湖的蔷薇剑呢?

燕南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他为什么出现得这么巧?

燕南飞沉声道:“可怜孔雀一代名匠,竟命丧于此……在下还是来迟一步。”

“此事乃是青龙会所为!”

评论 ( 3 )
热度 ( 6 )
  1. Silentblade临路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真白安利站